热门小说网 > 玄幻 > 山海画妖师 > 第一千零八十二章 古礼,斟酒

第一千零八十二章 古礼,斟酒 (第1/2页)

     “是啊。”
    
     秦轩有兔姐的加持,对各种负面buff都有巨大抗性,其中也包括了醉酒:“我虽然没喝过多少酒,但比这好喝的,确实没遇到过。”
    
     但让秦轩没想到的是,狮豪鬼竟然也喝的那么猛。
    
     他靠的是兔姐的力量,而狮豪鬼,却是真的凭借自己的酒量,硬生生的抵挡住了阮思雪亲手酿造的酒。
    
     ‘好厉害!’
    
     秦轩听阮思雪说过,这世上,如果能凭真本事,不靠旁门左道,喝下这酒一缸而不醉的,当为真英雄。
    
     “这有酒,却没其他,未免有些冷清了。”
    
     狮豪鬼对秦轩说:“踏掌姬的丫头们不在,现在请过来,也有些麻烦,招待不周了,秦家帝子。”
    
     踏掌姬,是山海官中的舞者,也就是善舞的歌姬,其与宿娼妓、雨花旦、戏倾怜,都有着相似之处,大家都擅长歌舞,但踏掌姬专精舞蹈,比之其他三种山海官,在舞蹈领域,有着更多的建树。
    
     在山海世界,一般的踏掌姬,大多在一些娱乐场所工作。
    
     她们往往自己不会去献舞,而是培养一些美丽的山海兽,让他们去跳,而踏掌姬自己,则更像是编排舞蹈的人,总领全局。
    
     当然,这不意味着踏掌姬自己不会跳。
    
     恰恰相反,她们才是真正的舞蹈大师,只是因为身份,她们很少亲自去给别人跳舞。
    
     但狮豪鬼不同,整个昆仑,他就是辈分最高的长辈,几乎所有昆仑古镇人,都是他的孩子,所以只要狮豪鬼开口,哪怕是曾经的踏掌姬部门部长,也一定会过来。
    
     这个,绝对是没有问题的,甚至那位传奇的踏掌姬,还巴不得为狮豪鬼献舞呢。
    
     毕竟,狮豪鬼就像是她的爷爷,只要能让老爷子开心,只是跳舞而已,就是天天都来,她不仅不会厌烦,反而还会为此感到高兴。
    
     可惜,狮豪鬼对这个并不是很感兴趣,他是豪杰,不是割据一方的枭雄。
    
     不过今天不一样,今天有客人造访,而且还是身份尊贵的秦家帝子,那作为昆仑的主人翁,他需要拿出最大的排场,欢迎秦轩。
    
     让乐正伯伴奏,让踏掌姬跳舞,让雨花旦唱歌。。。。。。
    
     “燕子出去了,不在家。”
    
     狮豪鬼:“其他的小丫头们,虽然跳的不错,但连宿娼妓的酒都能弄到手,想必帝子与那位的关系应该不错,我昆仑踏掌姬,怕是入不得你的眼了吧。”
    
     不不不,入得了入得了。
    
     秦轩来昆仑,本身也带着一些旅游的成分,能够接触更多新鲜的东西,他其实是愿意的。
    
     而且秦轩还没见过踏掌姬呢。
    
     虽然可以肯定,她们绝对跳不出阮思雪的水平,排场上,也绝对无法同阮思雪献舞相提并论,但阮思雪毕竟是一个人,踏掌姬,秦轩可是听说过的,那都是大型歌舞,场面很大。
    
     “没事,有酒就够了。”
    
     不过秦轩也不强求,只是表示没关系,下次也可以看。
    
     “客人远道而来,招待的如此寒酸,连酒都要客人自己带。”
    
     狮豪鬼与秦轩面对面盘坐着,而秦轩则快速的从须弥里拿出了更多的酒,但这次,狮豪鬼却制止了他:“不了,这么好的酒,不能像别的酒那样牛饮,它得细细品味。”
    
     “老爷子,这酒我有很多,没关系的。”
    
     “不了不了,”狮豪鬼却是摇了摇头:“老朽年纪大了,这酒,喝不了太多了。”
    
     “真的是老了啊,”狮豪鬼无奈的笑道:“才这么点,就觉得有些醉了哈哈哈。。。”
    
     原来如此。
    
     秦轩并没有小看狮豪鬼,因为让秦轩自己来,如果不化解这酒水中的滋补之物,直接让其在人类之躯里爆发,那别说这么三分之一缸,就是小小的一口,不,恐怕只是闻一下,秦轩都会昏过去。
    
     狮豪鬼靠着身体素质,豪饮一缸,却连醉态都不显,便如阮思雪所说的,乃是当时最顶尖的英雄豪杰。
    
     “那我也。。。”
    
     秦轩本想把自己没喝完的酒也藏起来,他倒是不太觉得这酒珍贵。
    
     因为阮思雪跟他是好兄弟,走的时候特地说过,这酒她有的是,好喝,尽管问他要。
    
     这个,秦轩也没拒绝。
    
     毕竟两人是什么关系,阮思雪前世是陌上花,秦轩前世是释无南,当年可是爱的死去活来,哪怕陌上花后来转世了,成了阮思雪,但阮思雪对秦轩,依旧喜欢的紧。
    
     别说是酒,就是。。。。。。
    
     “帝子且慢。”
    
     然而,狮豪鬼却让秦轩等等,只见他抬起手在空中轻轻一敲,一个巨大的瓷碗出现在了他的手中。
    
     “这是。。。”
    
     在秦轩不解的目光中,狮豪鬼将巨大的瓷碗放在了秦轩面前,随后对着诗轻梦沉声道:“丫头,为帝子斟酒。”
    
     “嗯?”
    
     画中天里,听到‘斟酒’二字,兔姐却是愣了一下,她诧异的看着狮豪鬼,喃喃道:“我族的古礼。。。”
    
     “爷爷!”
    
     诗轻梦惊讶的看着狮豪鬼,可老人的目光却无比的平静,诗轻梦明白,狮豪鬼没有开玩笑,他是认真的。
    
     “这个,这,那个。。。”
www.rmxsw.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