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小说网 > 历史 > 苏厨 > 第四百七十九章 劝谏

第四百七十九章 劝谏 (第1/2页)

     第四百七十九章劝谏
    
     嘭的一声爆炸声,迫击炮弹飞出,在空中以肉眼可见的弧线打了几个滚上升,然后稳定地朝目标落下。
    
     炮弹落入远处一个小土堆,轰然炸开,将土堆炸得四分五裂,周围仿制的步兵,骑兵木牌,被炸了个东倒西歪。
    
     王中正吓坏了,一挥手招呼禁骑将马车围了起来。
    
     车中一个兴奋的声音低喝道:“让开,挡我视线了!”
    
     种谊跑步来到苏油身前:“报告漕帅,迫击炮,三倍基数发射药,实弹试射,目标两百米,摧毁!”
    
     苏油一摆手:“继续!”
    
     一队囤安军军士推上来一座金灿灿的小炮,外壁打磨得都能照出人影,安装好炮架,种谊再次回到观测位置,报读参数,军士开始摇动手柄调整炮口。
    
     军士报告调整完毕后,种谊眼睛不离经纬仪:“九发速射,放!”
    
     一名士兵将一个铜子铳填入弹槽,打开铜帽,另一名士兵手持火炬点火,“轰隆”一声,炮弹飞了出去,更远处的一座土丘上,炸起了一团泥土烟尘。
    
     接下来换弹装填,再次点火。
    
     每次发射,炮管会猛然后退一下,然后在钢质弹簧的复位机作用下复位。
    
     填弹手是精选的大力士,经过很长一段时间训练,如今速度飞快。
    
     点火手面无表情,两人口令交换如同机械一般。
    
     九发炮弹转眼打完,除了两弹偏离,然后被种谊纠正后,七发全砸在了三百米外的那座土丘上,炸得那处地方只剩下一个土基。
    
     阵地上飘出浓烈的硝烟味道,火炮的威势惊得所有人面如土色。
    
     马匹虽然都被事先堵住了耳朵,如今也有不少乱转乱窜,禁军在呵斥控制。
    
     种谊再次跑上来:“报告漕帅,子母铳,一斤硝化棉装药,九发实弹速射,三百米中型目标,摧毁!”
    
     苏油不管身边抖做一团的高国舅,手一挥:“继续!”
    
     接下来是子母铳慢射,装药不变,不过多了一个摇紧炮闩的程序,这次击中极远处一座大型石台,崩飞了一大块台角。
    
     最后上来的是一个大家伙,准备时间很长,军士们从炮口装药包,然后用长杆捅到底部,接着将重达十五斤的炮弹从箱子中小心翼翼地取出,安装撞击引信,然后小心送入炮管,用特殊的长杆再次送入底部。
    
     看着如此巨大的炮管,看着这帮子小心谨慎的操作,王中正和李宪都扛不住了,手指微微颤抖,感觉菊花有些发紧。
    
     高国舅紧张得拉住苏油的袖子。
    
     军士们再次藏好,打开炮上的火门,种诂拉动绳索,燧发装置落下。
    
     “轰!”惊天动地的一声巨响,炮口被硝烟笼罩,高国舅惨呼一声:“我的娘也……”腿一软就往地上出溜。
    
     炮弹带起了短促的呼啸声,直接越过千米之遥,狠狠地扎进了石台中下部,接着在内部炸开。
    
     “轰隆!”远处漫天的石头,土块飞起,一座烽火望台那般巨大的石台目标,被轰得四分五裂。
    
     护驾的马队彻底乱了,王中正一边控制坐骑,一边抽刀大喝:“整队!控马!特娘的给我控好马!”
    
     等到重新控制局面,再看两里外的轰击处,一股烟尘尚未消散,飘到数十米的高空之中。
    
     苏油扶着已经半瘫的高国舅来到马车前:“臣演示完毕,请陛下训话。”
    
     马车中没有声音。
    
     苏油有些疑惑:“陛下?”
    
     车内一个沙哑声音说道:“上来。”
    
     苏油登车,却见赵顼身穿一身暗紫色的仙鹤暗纹锦袍,满脸都是泪水。
    
     车里不好施礼,苏油只好拱手:“陛下……”
    
     赵顼喃喃地念道:“五季失图,猃狁孔炽。艺祖造邦,思有惩艾……”
    
     苏油接道:“……爰设内府,基以募士。曾孙保之,敢忘厥志。”
    
     赵顼眼神聚焦在苏油身后很远的虚空:“太祖立志,专辟封桩三十二库,意复幽云。太宗二度征辽,先胜后败,箭伤反复发作而崩。真宗朝辽人逼迫,订立澶渊之盟,岁币逐年增加,到如今五十万贯!可耻!可恨!”
    
     苏油说道:“陛下……”
    
     赵顼好像突然醒了过来,一把抓住苏油手腕:“明润,有如此神兵,夫复何惧?!并西夏,复燕云,大业可期!你我君臣携手,必可克复祖宗基业,重展汉唐雄风!”
    
     “陛下!”苏油大吼一声:“醒来!”
    
     赵顼愣住了:“怎么了?”
    
     苏油自己都被自己吓着了,赶紧躬身施礼:“陛下,臣圣前唐突,恳请恕罪。”
    
     赵顼焦急地道:“怎么?刚刚说的不可行?”
    
     苏油整理了一下思绪:“陛下,可还记得我画的那个曲线图?”
    
     赵顼傻了。
    
     苏油说道:“陛下,要战胜,先得为不败。要远图,先得去近忧。”
    
     “国家疲弱,四面皆敌。三冗耗荡,百不留一。蜀中崛起,不足二十年,陕西自足,未过两载。西夏尚有五十万正军,辽国之兵,可动员百万!”
    
     “横山未取,青唐未安。黄河泛滥,扫荡平原,城市丘墟,生民漂没。荆湖瘴泽,岭海蛮荒。”
www.rmxsw.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