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小说网 > 玄幻 > 民国草根 > 第二百九十八章 见面

第二百九十八章 见面 (第1/3页)

     年轻气盛的郑继成那是立马就将话语给顶了回去。
    
     “督军大人,这件事可是了不得的军事整编啊。”
    
     “难道不应该放在山东军事会议大会之上,由各部的现任长官们坐在一起,一同讨论和表决的嘛?”
    
     “张督军,你要知道,督军的职责与权力是什么。”
    
     “虽然你是新政府派到山东来的最高军事长官,但是你也只是在某些事务上拥有更多的表决权,制定权以及建议权,你的权利还没达到只凭借你一个人的决定,就能将山东境内大部分的军队控制在自己的手中。”
    
     “要知道,我们山东诸军真正的掌控人是我们山东本土的将领,它们不是新的北方政府的军队,更不是你张宗昌这个初来乍到的督军的队伍。”
    
     “若是你能在军事大会之中拉到最够多的票数来支持你的决议?”
    
     “那么没问题,我们也不希望现在还算稳定的山东陷入到混乱的内战之中,只要是票数超过了半数,我们郑家的部队愿意支持张督军的这个决定。”
    
     “可是若是大部分的将领不同意督军的这个略显冒进的计划的话……”
    
     “那么对不起了,张督军,你也要考虑一下大家伙的意见,总不能一意孤行,最终引起哗变吧?”
    
     郑继成觉得自己就已经很狂了,但是在这个山东,他也知道某些人某些事是碰不得的。
    
     原本郑继成以为,对于张宗昌来说,他们郑家就是这个新任总督碰不得的存在。
    
     像是以往的历届督军哪一家不是与他们郑家深度合作的。
    
     虽然每一家都打着想要将本土的郑家军吞并的心思,但是没有一届的督军能够待到成功的那一天。
    
     这可见他们郑家军队的实力与他们将领的忠诚了。
    
     怎么到了张宗昌这里,就这么的跟别人不一样呢?
    
     这让年轻的郑继成觉得自己受到了冒犯。
    
     而老成持重的郑金生却是没有表示出任何的愤怒,只是笑呵呵的应和了自己儿子所表达出来的意见。
    
     “张督军啊,这件事啊不要太过于着急啊。”
    
     “你看你,家都不曾安顿妥帖吧,好歹也要将公馆的扩建完成了之后,再跟军队上的这些人见见面啊。”
    
     “咱们有什么想法,就放到军队联盟会议上来说嘛。”
    
     “你看军部管后勤的,负责在前线布防的,新政府派下来的军方的观察员还有在其他各地收集资料的情报处的领导,你这都没见到吧?”
    
     “你把大家伙都召集起来,开开会,有什么建议与想法就在会议上提出来,让大家进行表决啊。”
    
     “毕竟这个山东境内的民生与经济,全靠咱们这些军人来保护与维持的嘛。”
    
     “你的一举一动,所造成的后果,可不是你在当初一个小小的辖区内所能相比的啊。”
    
     “作为一省督军,一言一行都要慎重。”
    
     “就这样,督军你先去把自家的事儿给忙活好了,咱们再来谈接下来的工作嘛。”
    
     说完这番话,郑金生这个老东西特别自然的就在张宗昌的肩膀上拍了拍,就如同一个宽厚的长辈安慰一个不懂事儿的晚辈一般,充满了无奈。
    
     这郑金生拍完了张宗昌的肩膀,也不等他有什么反应,带着自己的儿子就这么走了。
    
     独留下一个端着酒杯的张宗昌愣在当场,用了许久才从这个场景之中反应过来。
    
     嘿,这是怎么个意思呢?
    
     这是吃准了他没奈何他郑老儿是吧,端着年岁大的谱给他这里当祖宗了是吧?
    
     张宗昌将牙齿咬的咯咯作响,让经过他的身边想要凑过来套套近乎的几个人都开始犹豫了几分。
    
     他们不清楚张宗昌为何会突然焦躁,只觉得这个新督军的脾气怕不是个容易相处的。
    
     于是,这一晚上的接风宴对于张宗昌来说简直可以用惨淡来形容了。
    
     可是对于好不容易能够光明正大的凑到一处的邵年时与王栓子来说,却是一个再碰碰头的好机会。
    
     “怎么样,邵年时,怕不怕?”
    
     两个人躲在大厅一侧给客人们休息所用的待客厅内,将门外的扣锁一按,两个人就一人一把沙发面对面的凑到了一处。
    
     邵年时给自己倒了一杯气泡香槟了之后,才开始回答王栓子的这个问题:“不怕,你王栓子都不怕,我邵年时怕什么。”
    
     “你们本来就是扒了寡妇的门的,犯错的人是你们,若是他张宗昌不怕把自己的老底露出来让全山东人民来瞻仰的话,那我邵年时就算是被他给折腾死,我也是没话说的。”
    
     这年头,没见过犯错之人还能如此理直气壮的。
    
     王栓子见邵年时是真的傻大胆,他这可有点惊了:“我没想到你是真的不怕啊,我跟你说,从我知道他要来了,我这心里就是七上八下的。”
    
     “今日你见到他本人了之后有种什么感觉?”
    
     邵年时手下一顿:“更加的无耻了?”
    
     “对!”王栓子一拍大腿,因着身上穿着灰色的军装,要好看贴合,故而天气已经凉了他也没在里边添一条棉裤,他这一激动可好,啪的一下拍出来一个脆响,自己龇牙咧嘴的嘶嘶摸索两下,忍着疼就继续说到:“对,我觉得他跟当年在丘村可是太不一样了。”
www.rmxsw.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