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小说网 > 都市 > 道爷不好惹 > 第245章兵分两路走

第245章兵分两路走 (第1/2页)

     地上那名将领的尸体,胸腹中间被剖开了,流了一地的血迹,胸膛里面裸露出了鲜红的器官,心肝脾肺肾一应俱全,原本么一具被解剖的尸体也没什么可惊奇的,但要知道这尸体的来历可是在一千多年前了,这是个早该连骨头都成渣子了的人。
    
     除了谭河以外,几人都呆愣住了,谭河提着那把尖刀来到另外一名侍卫旁边,一刀插了下去然后向下一划,同样露出了体内的内脏。
    
     众人倒吸了一口冷气,有些不知所措,楼兰王宫里的尸体太古怪了。
    
     王长生伸手捻了下尸体上的血迹,粘稠,泛着点腥味,绝对是新鲜出炉的,他转着眼珠子寻思了半天,脑袋里隐约有点念头冒了出来,但一闪即逝,想抓却没抓住。
    
     这也就是王长生和沈秋等人有过一些见识,知道这世上不可思议的事太多,如果是换成普通的人恐怕嘴里除了能说一句“不可能”外,就啥思路都没有了。
    
     两千年左右的尸体还能保持着活生生的程度,除了不可思议外,还能有别的解释么?
    
     王长生之前差不多就碰到了一回,勿吉王墓中那些石像复生,几乎跟楼兰王宫的侍卫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唧唧……”
    
     这时候忽然之间,内宫外面的那几只尸蟞快速的爬了过来,几人一惊,沈秋说道:“尸体的血腥气又把它们给引了回来。”
    
     “走吧,继续往里!”
    
     片刻后,尸蟞爬到三具尸体的身上,顿时一下子就钻了进去,开始啃食着尸体的内脏,已经走远了的王长生回头看了眼,心里忍不住的嘀咕了一声。
    
     “这地下王宫里的活物,到底是以哪种方式能一直存留到现在的呢?”
    
     王长生嘀咕完,就抬头看了眼地宫中心处的那根朝天棍,他们进来以后一直只是远远的看见了这根竖立在地宫中间的柱子,感觉是很近,但也就只能看到那是一根柱子,表面是啥就根本看不清了,王长生始终都觉得,这地宫里的种种古怪应该是和那几座风水法阵有很大的关系。
    
     除了中间那根石柱,还有八卦墙,五行旗和太极图,占星台,这些东西的背后,绝对是另有隐情的。
    
     王长生一把拉住周皇帝,低声交代道:“我一会要单独行动,有几个事我跟你交代一下”
    
     “嗯?”周皇帝问道:“你要干什么去?”
    
     “这楼兰王宫里的古怪实在是太多了,咱们老这么糊里糊涂的下去,那就未免太被动了,所以我得主动出击寻找一下问题在哪,这么多人肯定不方便一起,我就得自己过去了,你听着点我跟你交代的问题。”
    
     “行,你说吧”周皇帝点了点头。
    
     “你记着点,往下我跟你交代的是我从那个王常身上推出来的关于他的命理走向,你们几个一直跟着他就至少能保持着自己的安全,毕竟他不死,你们也不会出啥问题,但也肯定不能干等着,自己也得用点劲才行”王长生语速很快的说道:“现在的时间差不多是子时没到,子时一刻左右,让王常避开有水的地方,他的八字比较阴,属火,相冲,你拉着他要给绕开,我估计可能是地宫某处有水银机关或者是淬了毒的液体一类,大概再过十分钟不到,王常的命理上显示他有血光之灾,这个时辰点是他命中犯金相克的时候,火能克金,金多火熄,金弱遇火,必见销熔,咱们的包里有火折子你让他点上一盏……”
    
     王长生一共跟周皇帝交代了三个注意事项,这三点都是他从王常的命理上推出来的结果,也就是说如果没有王长生的提点,那往下他们这一行人在地宫中至少还有三次遇险的状况发生,那他的推算就让几人完美的避开了这三回险境,从而找出了一线生机。
    
     你可以说王长生是救了王常,但话又说回来了,他们几个跟王常待在一起,他避险了,自己也自然是没啥事了。
    
     其实还有第四点,就是王长生最后没有推出来的那一段,当时王常的命理仿佛被一片云雾给覆盖上了,导致他无法再往下去推了,哪怕是吐血三升都不可能。
    
     跟周皇帝交代完,王长生就和沈秋还有苏童说道:“咱们暂时得兵分两路走了,我要去地宫中间那根朝天柱去看看,这种地宫里到底有哪一座风水阵可以让这里掩藏了那么多不可思议的秘密”
    
     谭河皱眉说道:“你应该不会是要独自离去吧?”
    
     王长生看了王常一眼,他寻思了片刻后,点头说道:“他说的没错,那根朝天柱应该是地宫风水的枢纽,我之前也想着是不是要绕过去看看,但有点浪费时间。”
    
     王长生指了指周皇帝,说道:“我这个人还从来都没有把朋友扔下自己跑了的道理,再说了,我已经答应过苏童,地宫的事没有结果,我肯定不能食言的,我比你们想象中的还要重承诺,因为我们师门最重的就是一字千金,不然道心容易受损!”
    
     王长生说完也不在跟他们解释啥了,随即自己转身就走,把那几人给扔下了,周皇帝耸了耸肩膀,说道:“忘了告诉你们,我跟他也不过就只见过三次而已,认识还不到几个月呢,呵呵,你们信不信?”
    
     王长生走的很干脆利索,并且速度极快的奔着地宫中间那根朝天柱去了,其实他有些事并没有全盘拖出来,因为就他来说,除了周皇帝以外,包括苏童在内,各人都在藏着掖着,这帮人啊都张了一个七窍玲珑心,嘴里冒出来的话你能有三分当真就不错了。
www.rmxsw.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