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小说网 > 灵异 > 大道浮图 > 第三章老妖婆子

第三章老妖婆子 (第1/2页)

     温馨提示:
    
     还在用浏览器看《大道浮图》吗?你out了,书友都在用"读书网APP"看《大道浮图》,百万小说免费看,无广告、更新快、云书架永不丢失、语音听书更方便,点击立即下载
    
     >>读书网APP<<
    
     常言道:“上山容易,下山难!”
    
     张雷和王麻杆两个孩子上山时跑得挺快,下山时是连滚带爬终于才从山上轱辘了下来了,但是却找不到回家的路了。
    
     山下雾气也很重处处透着诡异,隐隐约约前面视乎有个小村庄!
    
     张雷和王麻杆见有人家立即赶了过去。
    
     这是一个小村庄,看样子只有七八户人家,但是都关门闭户,只有一家烟筒里冒出炊烟。
    
     这家人看样子挺富裕,是个两进的小院套,一个穿着黑红绸布衣服的老婆婆正在院子里忙碌着。
    
     张雷和王麻杆见有人立即走进小院子,但两个孩子太年幼,他们不知道,黑红绸布做的衣服只有死人才会穿!
    
     “老奶奶您好!我们迷路了能在您这待会,再喝口水吗?”
    
     张雷刚向老奶奶问好,旁边的王麻杆就拽了拽他衣角,指向旁边道:“雷子快看是金丝猴奶糖!”
    
     张雷向旁边看去,原来是刚才两人追赶的那只大白兔,此时脖子上拴了个绳子,正在墙角那蹲着吃胡萝卜呢!
    
     这老奶发有些花白,长相倒是富态,听了王麻杆的话笑道:“这是谁家的娃儿走迷路了啊!这是饿坏了吧!我正巧刚做好饭,要是不嫌弃就进屋吃一口吧!”
    
     “谢谢奶奶!”
    
     王麻杆听完欢天喜地的跟在老奶奶身后向屋里走去。
    
     张雷本不想麻烦人家,毕竟和人家又不熟,奈何肚子咕咕的叫个不停,只好也跟了上去。
    
     这老奶奶见两个孩子跟了进来,是笑个不停,而且一个劲的舔着嘴唇。
    
     老奶奶进屋后指着一个小木桌道:“我姓黑,你们叫我黑婆婆就行,你两个娃儿先坐这吃块糖吧,我去给你们盛饭菜!”
    
     这小桌上放着个盘子,里面装满了已经拔好了皮的奶糖。
    
     王麻杆见了奶糖,立即冲了过去,伸出脏兮兮的小手抓起一块就丢进嘴里嚼了起来。
    
     张雷的父亲从小对他管教就很严厉,饭前洗手那是最基本的规矩,所以张雷问了黑婆婆哪里可以洗手,就去后屋洗手了。
    
     “洗吧!洗干净了更好!”
    
     黑婆婆小声嘀咕着进厨房端菜去了。
    
     后屋有些昏暗,地中间放着口大缸,里面盛着井水,看起来清清凉凉的。
    
     张雷拿起旁边木盆,瓢了盆水,刚想洗把手脸,突然感觉自己衣兜处有些粘粘的,伸手一摸才知道,原来是放在兜里那支用柳树叶编的小狗子,在刚才下山时被摔烂了。
    
     张雷将衣兜里的柳树叶清理干净,就洗了把脸,没想到无意中开起了冥途!
    
     冥途也就是阴阳先生们常说的开“阴眼”!
    
     一般人要开阴眼必须用牛眼泪或是柳阴水,牛眼泪比较难得,又不易存放,大多数阴阳先生都用柳阴水开眼,而这柳阴水就是用井水或无根水泡柳树叶制成的!
    
     张雷开了阴眼,回到前屋见了眼前的情景,立即感觉头皮发炸,汗毛根都竖起来了!
    
     此时,黑婆婆已经准备了一桌丰盛的饭菜,有烀土豆、茄子、大白菜炖豆腐,还有一盘红烧肉!王麻杆嘴里塞着好几块奶糖正拼命的嚼着,吃完糖好赶紧吃肉。
    
     本来非常温馨和谐的场面,
    
     在张雷开了冥途的眼中却变得恐怖异常!
    
     只见桌上那土豆、地瓜等一众饭菜,就是蛇虫鼠蚁等小动物的尸体,而那盘奶糖就是满满一盘白色的蛆虫,这些蛆虫有如成人手指般大小,正不停地蠕动着!
    
     此时王麻杆嘴里就有一只白色蛆虫正努力的向外爬,却被王麻杆用力的吸回嘴里嚼碎,乳白色的汁液刚刚流出来,就被王麻杆快速的吸吮回去!
    
     这些还不算,最恐怖的是正站在一旁笑咪咪地看着王麻杆吃饭的黑婆婆。
    
     这哪里是个老婆婆,就是一头穿着绸布衣服站立着的大黑瞎子(黑熊)!
    
     “娃回来了!快过来吃饭吧!就等你呢!”这头黑瞎子说完,两眼冒着绿光紧紧盯着张雷。
    
     张雷那时还是个孩子,哪见过这些,吓得是转头就要跑,不过还没有忘了朋友,一把拽住王麻杆,奈何王麻杆此时眼里只有这桌饭菜,双脚死死扎在地上,这一下张雷居然没有拽动他。
    
     这一耽误,那黑婆婆反应了过来,伸手一指,房门自己就关上了!
    
     张雷想冲过去踹门,双腿却不听使唤了!
    
     “这都煮熟了的鸭子,还想飞啊!”
    
     黑婆婆说完一阵冷笑,如同拎小鸡般,一手一个拎起张雷和王麻杆向里屋走去。
    
     里屋比刚才更昏暗了些,一个如同稻草人般的妖精正在烧水。
    
     黑婆婆拿起一把牛耳尖刀,在张雷胸口比划起来,嘴里还念叨着:“聪明的小孩心尖最好吃了!嗯!还是用凉水激一下生吃,口感才最好!”
    
     黑婆婆说完拎起张雷和王麻杆又来到小院子里,那稻草人拎着两桶水也紧跟了出来。
www.rmxsw.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