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小说网 > 灵异 > 我是一名机器人 > 第309章 老将军

第309章 老将军 (第1/2页)

     温馨提示:
    
     还在用浏览器看《我是一名机器人》吗?你out了,书友都在用"读书网APP"看《我是一名机器人》,百万小说免费看,无广告、更新快、云书架永不丢失、语音听书更方便,点击立即下载
    
     >>读书网APP<<
    
     赶在男人回答之前,她又补充了一句“你首先要分清楚我和橙子的区别!”
    
     边澄是个骄傲的人。
    
     就算是明白自己对男人的心意,她的骄傲也不允许她做任何人的替身。
    
     如果是那样的爱情,她宁可不要。
    
     阿金小心翼翼的推了推身边的男人“范队……”
    
     范化没理他。
    
     阿花不能理解两个男人心中复杂的情绪,她拍着手欢呼雀跃“我就说那个是边澄姐姐,你们居然都不相信我,边澄姐姐今天好美啊,那个婚纱太漂亮了,姐夫居然是时函将军,我以后是不是可以在学校里横着走了!”
    
     少女的心思,是不知世事的单纯敞亮。
    
     阿金又叫了一声“范队……”
    
     范化这才像是回过神,将视线从台上那个光芒熠熠的女人身上生生拔了下来,涩着嗓子说“叫魂啊你,还有阿花,你能不狐假虎威吗?就不能凭自己好好奋斗,跟你边澄姐姐一样书写人生传奇?”
    
     说起来,边澄短短的机器人人生,也真的是一个传奇。
    
     阿花撇撇嘴“那我的将军难道是大头吗?”
    
     大头是他们班上目前打架最厉害的人,从这一点看,他将来有希望能崛起。
    
     阿花眼睛亮了亮“那我明天就要跟他打好关系了,我要成为他眼里最早的那个人!”
    
     阿金扶着额,现在的孩子,心里都想的些啥啥啥啊!
    
     帝国的教育,就教会他们这些个不靠谱的玩意儿?
    
     不过,阿花无心的话,却让范化心里波澜起伏。
    
     最早的那个人!
    
     他们之间,已经共同经历了四辈子,就算一次一次被阻挠,却仍然如磁铁一般,只要再见,就会被对方吸引。
    
     自己……
    
     他将阿花往阿金头上一放“这婚礼实在是太无聊了,我累了,回去睡觉去了!”
    
     阿花还想说什么,但阿金在她大腿上猛地拍了一记,阻止她继续胡言乱语。
    
     汹涌的人群都不断往前,想离中央更近一点,只有范化逆流而出,他的身影,显得格外的萧索。
    
     台上,边澄正在等待着时函的回答。
    
     这具身体没有心,但她却恍然听到自己的心跳,嘭嘭嘭嘭嘭嘭。
    
     密集的如鼓点,像是要破膛而出。
    
     她的脑子一团浆糊,又是期待又是害怕,甚至下意识的,想要逃避。
    
     如果男人说出的,不是她想要的答案,她真的能坚定的拒绝牵他的手吗?
    
     边澄其实没有把握。
    
     男人的脸上,一开始有微微的迷惘,他定定看着边澄,黑眸里似乎生出温柔的细密蛛网,将她紧紧的缠住,让她沉沦。
    
     他的嘴角勾起淡淡的微笑,微微启唇,看样子是准备回答这个问题,就在这时,一阵“哈哈哈”的震耳欲聋的笑声,在宴会厅的上空回答。
    
     男人的脸色一变,一个闪身就来到边澄的身边,将她护在自己的身后。
    
     边澄一怔。
    
     就是傻子也看得出来,他现在正处于高度戒备的状态,可帝国还有谁,能让他如此在意。
    
     她很快就有了答案。
    
     这一阵开怀大笑之后,一个中年男人从天而降,直接落到了两人面前。
    
     这个防御系统是时函亲自加固的,之前塔洛斯和秃鹰对它造不成一星半点的影响,但这个男人,却轻而易举的就突破了进来。
    
     边澄脑子里的弦,也跟着绷紧。
    
     她不由朝男人打量了过去,只一眼,就愕然了。
    
     他看上去四十出头,相貌与时函有七分相似,不过时函整体的气质是清冷,而他看上去则更要平易近人,这一点,从他哈哈哈的笑声里就可以感觉得出来。
    
     时函声线紧绷,眸光复杂的叫了一声“父亲!”
    
     他的出现,让洛希尔秃鹰而议长看到了希望的曙光。
    
     议长紧蹙的眉头舒展,恭敬的叫了一声“时将军,您来了!”
    
     时金点点头“好几年没见了,老兄弟你还好吗?”
    
     一边说,他一边皱眉,双手在虚空之中敲击了一下,边澄听到细微的叮的一声。
    
     原本将她和时函保护起来的防御罩,就无声的降了下去。
    
     这一手顿时让边澄更是警惕。
    
     她心里隐隐想起,时函那一次打败他的时候,他的准备并不充分,他没想过自己的儿子能将自己打败,轻敌了!
    
     而这一次,他肯定会全幅戒备吧,那时函到底会怎么应对呢!
    
     边澄想到这,不由抬头去看男人,他的侧脸棱角分明,下颚紧绷,眸光幽深之中偶尔跳过几丝复杂。
    
     这边边澄脑子不停运转,那边议长点头“还是老样子,倒是将军您这些年去了哪里?”
    
     “阿函已经能撑起一片天了,我也想放松放松,我从东非大裂谷进入了宇宙深处,到处玩了几年!”相比于时函的全幅戒备,时金显得轻松而随意。
www.rmxsw.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