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小说网 > 灵异 > 皇上,臣妾拯救你 > 第一百七十六章:不可得

第一百七十六章:不可得 (第1/2页)

     到了那时,不要再恨我了。
    
     一刻钟之后那人走出房间,没有人知道他在里面做了什么,也没有知道他亲手结束那个人的生命后想了些什么,只是褐色的夕阳下他重新蒙上面的时候身后的火光已经无可抑制的蔓延开来,与华美的夕阳绘成最鲜艳妖冶的画面,而他变成了这副画面的背景,一人而已却不得不肩负着一切,不仅仅只是只是因为杀戮和血腥,不仅仅。
    
     他手上握着一柄短剑,剑体古朴但是光华内敛,是见血封喉的利刃,就像上官飞琼一样,他压抑着心底泛滥的思潮将那柄剑归入剑鞘,同时身后响起一个熟悉的声音。
    
     “没想到你真下得去手。”
    
     他回身看向来人,狭长如狐的眸子里泛起邪斯的笑意,悠悠然的说道:“如果是你也会做同样的选择,梁狐狸。”
    
     庚幻莲摇了摇头,这样的事情他是做不到的,不是因为他比这个人善良,而是他没有这个人那么狠毒。
    
     “我没有你那种变态的独占欲!”
    
     那个人蒙面下的脸泛起淡淡的笑意,再没有遇见上官飞琼之前他也不知道自己是一个有独占欲的人。
    
     他握了握手中的短剑,说道:“不是你没有,只是你还没发现而已。”
    
     庚幻莲看着满天的火光,眉心一动,似笑非笑的说道:“你放这把火是要他尸骨无存吗?”
    
     那一瞬间,他在那个人那双一贯清明如水、狡诈如狐的眸子看到了一个诡异狰狞的地狱,恶鬼交缠,鬼哭狼嚎,阴风阵阵。庚幻莲心里一动,这是属于这个人的无间地狱,永世徘徊,无法超生。
    
     那个人眉眼轻扬,邪斯泛滥,而语气轻柔宛如诅咒的说道:“他既然不属于我,那么也就不能属于其他人。”
    
     庚幻莲一怔,片刻后脑海浮现一个模糊的身影,于是嘴角泛起一丝诡异的笑容。
    
     那个人对于他这种异常的反应没有任何兴趣,只说道:“带我去见那个人。”
    
     棋局已经开始,输赢才是最重要的,其他的一切恰如流水浮云,美好清净,再多熨帖、如何牵念,终归不合时宜、不切实际。
    
     庚幻莲与他一同转身离开这片火光血色,走向另一个更加深沉的地方,他们都知道自他们指尖流逝的除了时间外还有什么,愈是清楚愈是不敢倦怠。
    
     瑞王府里当慕逍云将一封密件递到叶涵衍手上时眼中浮现一抹不合时宜的冷酷。
    
     叶涵衍看完密件上内容无声的冷笑了一下,说道:“不愧是简敏博,当舍则舍。”
    
     慕逍云扬唇一笑,笑意清冷,幽幽的说道:“不过是一个永世不能相认的弟弟,对于简家没有任何用处,他自然是能舍。我想对于简敏博而言除了他家老子之外这世上没有他不能舍的人。”
    
     叶涵衍似笑非笑的看了他一眼,说道:“你似乎很讨厌他。”
    
     慕逍云冷笑了一声,讨厌谈不上,但是喜欢也没有,他是一个惯于随心所欲的人,所以对于那些目的性强的人没有什么好感。
    
     叶涵衍的目光落在一旁的案牍上,上面放着一卷明黄的卷轴,是晋封叶蓉儿,不,应该说是晋封碧彤为公主的诏书,碧彤名为平王嫡女,只能封为郡主,若封为公主多少有些于理不合。皇上是不可能无缘无故做这样的事情,那么是出了什么变故吗?还是说……
    
     “接下来就看他怎么做了……”
    
     慕逍云剑眉一扬,问道:“王爷说的他是谁?皇上还是?”
    
     叶涵衍悠悠一笑,说道:“你猜!”
    
     慕逍云挑了挑眉,似笑非笑的说道:“我才不费这心力呢,我现在感兴趣的是简敏博究竟想怎么演这出戏。”
    
     叶涵衍眼中泛起幽深的笑意,午后阳光的清媚在他背后渐渐凝固成清俊的画面,与房间的摆设花草酝酿,带着暖入心脾的清净。
    
     他说:“简敏博怎么演这出戏并不重要,重要的是那个人需要他。”
    
     简敏博不单是简家嫡子还是独子,简家在天颐王朝世代经营,颜老贵为三司之首,门生无数,桃李满天下,其势力不可小觑何况简敏博手里还握着京畿那两万轻骑卫,那个人若想有所作为势必不会放过这个机会。
    
     慕逍云点了点头,悠悠一笑,说道:“这个帝都恐怕是要变天了。”
    
     叶涵衍脑海里浮现一张苍白的脸庞无声的叹了口气,说道:“没关系,这个帝都每天都在变。”
    
     说完这话他站起身朝书房外走去,慕逍云愣了一下,问道:“王爷这是去哪?”
    
     叶涵衍打开房门,看着门外疏朗的阳光,回头说道:“你不是说要变天了吗?我趁变天之前去完璧归赵。”
    
     完璧归赵?
    
     慕逍云一怔,王爷拿了哪家的和氏璧需要归还?
    
     眼前不由得浮现了叶蓉儿那双玄月似的眸子,难道是那个人?
    
     “王爷,你就不怕她多嘴。”
    
     叶涵衍似笑非笑的看了他一眼,说道:“她不敢!”
    
     慕逍云心里一沉,真的不敢吗?
    
     他见过那个女人频临疯狂的模样,也记得那双隐晦深沉的眼眸,一个心无所系的女人,真的可以用常理去判断?就算一切都在王爷的计算中,但是有一件事他却不得不提醒王爷。
    
     “即便如此,王爷,你以后又拿什么牵制蓉儿。”
www.rmxsw.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