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小说网 > 都市 > 我能看见贬值率 > 第337章:龙凤斗 上

第337章:龙凤斗 上 (第1/2页)

     晚上十一点,火炉山顶,显得格外阴冷和寂静。夜色中,那一座座巨大的怪石,好像狰狞的巨人耸立着,错叠成一堆堆密集的黑影。那些表面光滑的黑礁石,在月光的反射下,散发出一道道隐约的暗光,好像千百双黑夜里的眼睛,神秘地窥视着周围。
    
     从晚上般到现在,徐臻已经在山顶,足足潜伏了三个多时。
    
     为了避免露出呼吸的声音,徐臻甚至还戴上了一个黑色口罩。他将身体隐藏在距离王虎良的坟墓不到五米远的一块黑礁石后面,然后一动不动,就等着王凤良上山。他的左手,紧紧地拽着那根40里面长的生锈钢筋;他的右手,捏着那把戈巴狮刀片,眼神一动不动地盯着通往山顶的西北侧入口。
    
     终于,黑暗中,有人从山脚下走来,而且脚步声越来越近。
    
     徐臻屏住了呼吸。
    
     片刻之后,一个身高约摸一七五的汉子,手中拎着一个塑料袋,急匆匆地从山下上来。火炉山太黑,他不得不开启了手机里的电筒。借着那摇曳晃动的光线,徐臻一眼就能认出来,来者正是王凤良。
    
     远远地望去,王凤良的脸型很尖,但却棱角分明,显得很有力量。他那苍白的脸上,溅了鲜血,让他的样子看起来格外狰狞。此刻,他左手拎着一个黑色朔料袋,袋子里装满了一些纸钱和香火。他的右手,则反手拽着一把斩骨刀。刀长约摸三十五公分,两条血槽又深又宽,雪白的刀锋,在黑夜中闪着寒光。
    
     【黑色杰克琼斯外套………贬值率50%】
    
     【李维斯牛仔裤………贬值率50%】
    
     【骆驼牌山地靴………贬值率50%】
    
     【私人定制斩骨刀………贬值率50%】
    
     ………
    
     黑铁级贬值眼系统给出的扫描结果,让徐臻有些紧张。因为此刻王凤良身上所有的物件,贬值率仅为50%。而巧合的是,徐臻自己身上的物件,贬值率也刚好为50%。两虎相斗,结果不可预料。如果徐臻现在冲出去的话,他也未必能够将王凤良彻底制服。
    
     怎么办?
    
     徐臻心想着:要不要现在就冲过去,跟王凤良硬刚,大不了鱼死网破。此刻,徐臻身上最长的武器,也就是那根40厘米长的钢筋。如果是近身格斗的话,他不知道能不能一击致命。但他知道,王凤良很擅长近身格斗,尤其是擅长用刀。
    
     钢筋VS斩骨刀,徐臻未必能够占优!
    
     徐臻顿了顿,调整了一下手中那把炙热的戈巴狮刀片。自从有了“紫府穿杨术”后,徐臻对自己越来越有信心。只要王凤良再靠近一点,徐臻就有把握用手中的戈巴狮刀片,割断王凤良的颈动脉。
    
     可是,徐臻刚做完一个调息,正要将刀片飞出去的时候,王凤良的神情突然变得很紧张,只见他身形一提,然后两个箭步,直接就冲到了王虎良的坟墓前。紧接着,他又扑通一声,跪在霖上。
    
     王虎良的坟地旁边,长满了长长的茅草,徐臻的视线受到了干扰。他没有把握能用戈巴狮飞刀击中王凤良的致命要害。于是,他缓缓地起身,像一头猎豹般,悄悄地接近王凤良。然而,就在这时,王凤良却突然站起来,点了一支烟后,大声地道:“出来吧!其实,我早就知道你藏在那里了!”
    
     徐臻:“………”
    
     心都快要跳出嗓子眼了。
    
     卧槽!王凤良居然早就知道自己埋伏在这里?
    
     这是什么情况?难道,自己被出卖了?
    
     难道,王凤良今晚是有备而来?
    
     难道今晚被请君入瓮的,其实是徐臻自己?
    
     “………”
    
     徐臻感觉到头皮发麻,浑身的鸡皮也都竖起来了。他正想将手中的戈巴狮刀片飞出去的时候,突然又听见在距离坟墓东北侧五六米远的地方,长长的茅草丛后面,有人重重地咳嗽了一声。
    
     一个沙哑的声音道:“凤良,我也知道,你今晚一定会来的!”
    
     话音刚落。
    
     只见一个身材同王凤良差不多高的汉子,从那些茅草丛里缓缓地走了出来。不过,那人走路的时候,身体是有些摇摆着的。此刻,火炉山顶,狂风呼啸,那人身上穿着的军大衣的左边袖子,居然也被一阵阵的大风吹起来了………
    
     原来,那是一个独臂人。
    
     他没有了左手。
    
     虽然没有左手,但那人却显得格外健壮,即便是他穿着军大衣,徐臻也能看出来他那虎背熊腰的身形,绝不像是一个没用的独臂人。
    
     原来,王凤良并没有发现徐臻。刚才,王凤良感知到的人,其实是那个独臂人。
    
     徐臻深吸了一口气。原来,他在等王凤良的时候,那个独臂人也在等王凤良。
    
     独臂人是谁?
    
     他来做什么?
    
     徐臻正有些不解时,王凤良却在他弟弟王虎良的坟墓前,开始燃烧起纸钱来。火炉山顶,狂风大作,燃烧的那些纸钱,有些迅速被吹灭,有些则带着火苗四处飞去,如鬼火一般。借着那些四散开去的燃烧着的纸钱,徐臻在两个黑礁石中间的缝隙里,终于看清了那个独臂饶模样。
    
     哪!那个独臂饶长相,居然和王凤良一模一样!
    
     在这样的夜晚,在这样狂风大作的山顶,徐臻看了看着坟前的王凤良,又看了看拿个站在王凤良对面的独臂人,猛然间将有种亦真亦幻的惊悚福
www.rmxsw.net